菜鳥發問 : 圍籬的上位化的名詞??

8 posts / 0 new
最新回應
wj1228tw
wj1228tw 的照片
菜鳥發問 : 圍籬的上位化的名詞??

各位大大好,

最近遇到一個問題,想請教一下
一般的圍籬(例如工地等...) 有用板子(浪板,木板等)圍起來,也有用網狀的支架圍起來
請問上述的兩個可有較上位化的名詞?

可以這樣寫嗎?
1.一種景觀式圍籬之改良構造,主要係包含有複數相互銜接之單位框體.....
2.依申請專利範圍第1項所述之景觀式圍籬之改良構造,其中該單位框體為網狀支架.
3.依申請專利範圍第1項所述之景觀式圍籬之改良構造,其中該單位框體為木板.

亦或是有其他較上位化的名詞?
謝謝各位大大

參考(申請案號: 092218289)

ides13
ides13 的照片
我會使用「隔離結構」,其實用「圍離」或「圍離結構」,範圍不

我會使用「隔離結構」,其實用「圍離」或「圍離結構」,範圍不見得會比較小。

「前言」通常不會被視為限制條件,這個例子而言,若果我是法官的話,不會將視為限制條件,不過為了避免爭議我會考慮「隔離結構」的字眼。其貫,可以在說明書中加入「不限定於此,亦可以為……」把多種適用的領域寫進去,給予「圍離結構」較大的解釋。

wj1228tw
wj1228tw 的照片
感謝大大,您的回答, 真的謝謝了

感謝大大,您的回答,
真的謝謝了

訪客 (未確認)
訪客 的照片
不是這樣喔 前言在台灣的認識是有限制意義存在的 印象中基準

不是這樣喔
前言在台灣的認識是有限制意義存在的
印象中基準對此已有說明甚至鑑定要點已有表明
另外說明書寫上「不限定於此,亦可以為……」這種表示仍應為解釋說明但所謂給予'較大'的解釋所指為何
能否再明確一些?

ides13
ides13 的照片
訪客

訪客 wrote:不是這樣喔
前言在台灣的認識是有限制意義存在的
印象中基準對此已有說明甚至鑑定要點已有表明
另外說明書寫上「不限定於此,亦可以為……」這種表示仍應為解釋說明但所謂給予'較大'的解釋所指為何
能否再明確一些?
---

依小弟了解,臺灣對於侵權的見解,大致都是抄美國的見解。我不確定「前言在台灣的認識是有限制意義存在的」,不過即使鑑定要點已記載「前言在台灣的認識是有限制意義存在的」,那僅是表示,要在法院翻盤的機會較小,不見得完全沒有翻盤的機會。若遇到一個全心全意研究美國專利法,信仰美專實務的臺灣法官,說不定就翻盤了,從此鑑定要點改寫。其實那個籃定要點,不是也常被批評法的定位本末倒置?

為了避免爭議,當然前言部分功能的用語寫的愈少愈好。
不過,也有以下一說,參考看看。
前言通常不見得會被視為限制條件,不過,審查員在審查時通常會讀到前言部分,而有可能會不小心無意識地將它視為限制條件,檢索前案時限縮了前案的範圍。

總之,見人見智,這是專利業最令人討厭的地方,大概也是專利業最有趣的地方吧。剛入行時我常覺得結論的對錯很重要,但現在我覺得“論證”的內容比”結論“的對錯重要。當然吧,現實面而言”結論“的對錯才是最重要的。不過,若遇到欣賞“論證”內容的人,整個情況又相反。

訪客 (未確認)
訪客 的照片
ides13 wrote:訪客

ides13 wrote:訪客 wrote:不是這樣喔
前言在台灣的認識是有限制意義存在的
印象中基準對此已有說明甚至鑑定要點已有表明
另外說明書寫上「不限定於此,亦可以為……」這種表示仍應為解釋說明但所謂給予'較大'的解釋所指為何
能否再明確一些?
---

依小弟了解,臺灣對於侵權的見解,大致都是抄美國的見解。我不確定「前言在台灣的認識是有限制意義存在的」,不過即使鑑定要點已記載「前言在台灣的認識是有限制意義存在的」,那僅是表示,要在法院翻盤的機會較小,不見得完全沒有翻盤的機會。若遇到一個全心全意研究美國專利法,信仰美專實務的臺灣法官,說不定就翻盤了,從此鑑定要點改寫。其實那個籃定要點,不是也常被批評法的定位本末倒置?

為了避免爭議,當然前言部分功能的用語寫的愈少愈好。
不過,也有以下一說,參考看看。
前言通常不見得會被視為限制條件,不過,審查員在審查時通常會讀到前言部分,而有可能會不小心無意識地將它視為限制條件,檢索前案時限縮了前案的範圍。

總之,見人見智,這是專利業最令人討厭的地方,大概也是專利業最有趣的地方吧。剛入行時我常覺得結論的對錯很重要,但現在我覺得“論證”的內容比”結論“的對錯重要。當然吧,現實面而言”結論“的對錯才是最重要的。不過,若遇到欣賞“論證”內容的人,整個情況又相反。

記得沒錯的話台基準就進步性中提及應就每一請求項所載之發明的整體來作為考量, 僅管後附一堆解釋, 但可以想到的即為請求項所載之特徵限制皆應要加以考慮而非排除前言只考量請求項的body而已,

此外台侵害鑑定要點對於請求項之解釋也提到應以請求項所載之整體內容為依據, 不得僅就其中部分技術特徵,認定其專利權範圍。對於以二段式(指前言部分與特徵部分)撰寫之請求項,應結合特徵部分與前言部分所述之技術特徵,認定其專利權範圍, 再明顯不過

至於美專對於前言的採認與否在哈今上已提供一個顯明的例子說明哪種情況下前言會列入考慮在此不複述

ides13
ides13 的照片
謝謝提供資訊。

謝謝提供資訊。

訪客 (未確認)
訪客 的照片
ides13 wrote:訪客

ides13 wrote:訪客 wrote:不是這樣喔
前言在台灣的認識是有限制意義存在的
印象中基準對此已有說明甚至鑑定要點已有表明
另外說明書寫上「不限定於此,亦可以為……」這種表示仍應為解釋說明但所謂給予'較大'的解釋所指為何
能否再明確一些?
---

依小弟了解,臺灣對於侵權的見解,大致都是抄美國的見解。我不確定「前言在台灣的認識是有限制意義存在的」,不過即使鑑定要點已記載「前言在台灣的認識是有限制意義存在的」,那僅是表示,要在法院翻盤的機會較小,不見得完全沒有翻盤的機會。若遇到一個全心全意研究美國專利法,信仰美專實務的臺灣法官,說不定就翻盤了,從此鑑定要點改寫。其實那個籃定要點,不是也常被批評法的定位本末倒置?

為了避免爭議,當然前言部分功能的用語寫的愈少愈好。
不過,也有以下一說,參考看看。
前言通常不見得會被視為限制條件,不過,審查員在審查時通常會讀到前言部分,而有可能會不小心無意識地將它視為限制條件,檢索前案時限縮了前案的範圍。

總之,見人見智,這是專利業最令人討厭的地方,大概也是專利業最有趣的地方吧。剛入行時我常覺得結論的對錯很重要,但現在我覺得“論證”的內容比”結論“的對錯重要。當然吧,現實面而言”結論“的對錯才是最重要的。不過,若遇到欣賞“論證”內容的人,整個情況又相反。
==
另至於在智財法院的裁量於侵權上或有您說的情況也不一定
但若為專利之有效性倘要單獨為斷而不按就基準辦事, 是以若有結果為無效應予撤銷情事也不影響該系爭專利依舊在智財局存在的事實, 非經智財局撤銷仍為有效

Log 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