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le 11?

上禮拜五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對一件案子做出罕見的判決,這件案子的主角 Phonometrics 公司擁有一件用來保護長途電話計費裝置的專利,在控告電話裝置製造商與販賣商侵權失敗後, Phonometrics 還繼續控告其他家連鎖旅館侵權。由於 Phonometrics 控告製造商與販賣商的敗訴已成立,因此這些連鎖旅館提出 Rule 11 予以反擊,最後法院認為 Phonometrics 公司的律師的行為已經觸犯到美國聯邦民事訴訟規則的 Rule 11 ,除了判定侵權不成立外,還判定 Phonometrics 的律師必須支付被告的律師費用。到底什麼是 Rule 11?與 Rule 11 相關的案例有哪些?

Rule 11 是一條遏止濫訴,避免司法資源浪費的法規。在訴訟案中,任何呈送給法院的文件都需經由代理人(通常是律師)簽名以示負責。Rule 11 中規定原告一方的代理人在提出侵權訴訟時,必須已在現有狀況的允許下對訴訟案進行合理的調查,包括法律依據的調查(如:解讀專利請求項範圍)與事實依據的調查(如:進行被控物的侵權比對與鑑定),並且保證所提的訴訟案是具有法律上和事實上的依據。如果違反的話,該代理人會受到法院處分。在以上的案例中,由於 Phonometrics 所持的侵權理由在與電話製造商的訴訟案中已被判定站不住腳,因此 Phonometrics 繼續持相同理由控告他人很顯然已經沒有法律和事實的依據,也因此觸犯了 Rule 11。在專利訴訟中,有關 Rule 11 判決並不多,但近幾年在聯邦巡迴法院中還是發生過幾件案例,以下將為大家介紹其他有關 Rule 11 的案例,希望能讓大家對 Rule 11 有更清楚的了解。

Rule 11 成功的例子:
View Engineering, Inc. v. Robotic Vision Sys. 208 F.3d 981, 54 U.S.P.Q. 2d 1179 (Fed. Cir. 2000)
View 和 Robotic 是兩家在立體視覺技術領域中競爭的公司,View 先向法院提出宣言判決的請求,希望法院能夠判 Robotic 的一件專利無效。四個月後,Robotic 向法院提出回覆,反訴 View 侵害它的八件專利。View 認為 Robotic 的律師 Morrison 在提出反訴前並沒有對案子進行調查,因此向法院提出 Rule 11 的動議,整個案件最後送到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審理。法院認為 Morrison 在提出反訴前,完全沒有看過 View 的產品,反訴所依據的理由只是 Robotic 的一位員工「相信」View 侵害到他們的專利。另外,法院認為在 Robotic 在 View 向法院提出宣言判決請求的四個月後才向法院提出的回覆,理應有合理的時間對案子進行合理的調查,但 Robotic 的律師卻沒有這麼做,甚至也沒有針對請求項進行比對分析,因此違反 Rule 11, Robotic 的律師需付 View 的律師費,美金97,825.48元。

Rule 11失敗的例子:
Hoffman La Roche, Inc. v. Invamed Inc., 213 F.3d 1359, 54 U.S.P.Q.2d 1846 (Fed. Cir. 2000)
Roche 和 Syntex 控告 Torpharm 和其他基因製藥公司侵害它的製程專利,在提出訴訟後, Roche和Syntex在Torpharm的允許下進行蒐證,經過 Roche 和 Syntex 的調查後認為 Torpharm 並沒有侵害它的專利,因此撤銷告訴。 Torpharm 卻反而認為 Roche 和 Syntex 沒有在提出訴訟前做好調查,因此控告 Roche 和Syntex 違犯 Rule 11。整個案件同樣進行到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法院認為 Roche 和 Syntex 提出訴訟前,雖試圖對 Torpharm 的方法進行調查,並去函給 Torpharm 及其他公司希望能取得資訊,但基於 Torpharm 與其他公司的保密協定, Roche 和 Syntex 並不能取得更多有關製程的資料,只能取得 Torpharm 所提供的樣本。 Roche 和 Syntex 雖試圖進行樣品分析,卻無法從中找出更多相關於製程的資訊。因此,聯邦巡迴上訴法院認為 Roche 和 Syntex 提出訴訟前,已在情況允許下進行合理的調查,因此並沒有違反 Rule 11 的規定。

個人隨筆分類: